欢迎来到深圳市欧瑞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收藏本页 | 常见问答 | 在线留言 | 网站地图

玻璃酒瓶

深圳市欧瑞玻璃制品有限公司
专注玻璃制品行业十余年
免费咨询:400-8656-772

热门关键词:玻璃酒瓶|食用油瓶|小酒瓶|玻璃杯|玻璃酒坛|

玻璃酒瓶

久咳可治

文章分类:新闻公告人气:562 次访问发表时间:2017-04-29

九江市第一人夷易近病院-好医学科-住院医师 于柏清
均衡五脏治久咳

《内经》云: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”肺为橐籥,司人呼吸。秉质清虚,不容纤物。因而无论表里之邪,皆能影响肺脏正常功效而致咳嗽。凡外邪袭人所致之咳,先宜速散其邪,治之尚易。而内伤久咳,每每诸药鲜效,殊费医家踌躇。盖人身五脏六腑,阴阳气血,宜处动态均衡之中。一旦失却均衡,或因木过旺而乘肺侮金;或因土太弱而生化不敷;或因火盛烁金;或因水寒射肺。诸如斯类,皆能招致肺病咳嗽,缱绻不已。当于对质之治咳方中,求其五脏六腑、阴阳气血之平,则内气调而咳嗽愈矣。略举数例于下:

例一女干部徐某,于豆蔻之年得气管炎,入冬辄咳呛不已。中年自军队转随处所,始有机遇邀余为治,每数服必效,咳止后可保一冬不发。至1972年春节前一周,咳嗽又作。服药三帖已效,谓春节务须走亲探友,要求敏捷止咳。余细勘其脉,左尺独细而沉,遂于原方中加熟地12g,三服咳即止。不唯春节未发,开春后亦未复作。1973年夏,为根治计,在某病院行冬病夏治之法。入冬咳嗽愈甚,断其肺中有热,药须多吃方效。患者闻言不悦,遂不畏跋涉,去草药店求一“名医”诊治。余视其方,为肃肺降气化痰止咳之药,兼以较多清热解毒之品。所虑清热太甚,不免遗殃。先后数诊竟服四十余剂。咳虽得愈,而脘胀纳呆、胃中发凉之证生矣。余谓君病起因冬病夏治,以热药敷贴肺俞,致肺中伏热而作咳。此非冬病夏治之过,乃医家不善择治之所致也。清肺固是,过剂则败胃伤中矣。予香砂六君汤,数帖寻愈。

例二共事谢某之女,二十余岁。十年前患顿咳,每晨起必咳数十声。数年后发生发火渐频,至诊时则一日四、五发,深认为苦。服药不少,效亦乌有。余察其脉左年夜略弦,右寸独强。舌无非常。是肺肝蕴热。为疏一方:
生黄芪15g桑白皮12g地骨皮12g杏仁9g川贝母9g甘草1.5g黛蛤散9g(包)枇杷叶9g(包)黄芩9g
三帖咳止年夜半,十帖全解。

例三一日偶过朋侪家,见其未婚妻咳嗽声频,于是细诘病情。谓咳嗽曾经年余,在某名老中医处诊治一年,服药几无虚日,然咳嗽终未少减。视其方尽是养阴润肺,化痰止咳之品。察其舌则苔白腻。显是阴药过度,反致痰湿留中。所幸年富胃强,纳谷虽减而中焦未败。余细诊其脉,右寸独见浮涩,他脉尚平。疑其始由外感而治不如法,遂致拖延不已。今外感之脉尚在,是邪未遣散,而病仍在肺卫,并未深刻于里。患者病发之时,必先喉痒,痒甚则咳作,是邪欲透发之征。用药当助其宣散始为合辙。前治过用滋腻寒凉,致苔白脉涩,正宜借用王孟英杏蔻橘桔之剂,以开其肺而达其邪。方用:
苦桔梗9g陈皮6g蔻仁3g光杏仁9g荆芥9g甘草3g淡豆豉9g象贝母6g生谷芽12g

先后二诊,方未修改,服药七帖,药到病蠲。倘使阴凝之药再投,必入损症之门而病愈无望矣。罗谦甫曰:“活人之道将与相,一旦在已权非轻。”为人司命者,可失慎欤!
以上三例中:
例一

素属肾阴吃亏,其左尺脉常见细弱,乃至不该。故于止咳治本方中加熟地以滋肾水,使金水相生,则五脏气平,而肺气自复,咳嗽自止也。

例二为怒气犯肺、肺肝热炽。久之必损肺气。若清肺泄肝、降逆止咳,不益肺气效必不捷,因此重加黄芪,使金旺气充则制木有权,元气来复则阴火逊位,五脏无偏颇,邪火自消而咳自止也。

例三乃外邪袭肺,误服滋腻凉润,填塞肺窍而致闭门留寇,邪达无路。不开其肺则金气壅而不屈,是故治以开肺达邪,外邪散则肺金安和,五脏自调而咳止矣。
饮邪咳喘青龙祛
例一饮邪咳嗽

老年木匠朱某,事情当真扎实,平昔作务辛勤,加之年高体弱,渐觉疲倦乏力。然仍同心用心为公,不暇苏息。1974年4月初,气候乍暖还寒,失慎感触熏染寒邪,啬啬恶寒,轻轻发烧,并见咳嗽吐痰。投疏表宣肺止咳化痰之方,表解而咳嗽不已。连更数方依然全无效验,且疲倦益甚。停药十余日后,又来复诊,病未好转。改与止嗽散数帖仍不效,反觉全身蒸蒸发烧,而以口腔表测之则体温正常,胸透亦无非常发现。于是余重复推敲,询知患者自感寒以后,心下时感塞闷不畅,经剧咳吐去痰液,心下塞闷之感可暂减轻,余始悟此乃饮邪为患,直书小青龙汤:
炙麻黄3g桂枝3g干姜1.2g细辛1.8g白芍6g炙甘草4.5g半夏9g五味子3g
服三帖,咳嗽年夜减,体蒸已除,精力稍加,复与三帖,咳嗽全止,心下塞闷亦解,而仍有乏力之感,更方与补中益气汤疗养善后。
例二饮邪喘匆匆

患者亦朱姓,亦为木匠,年届占稀。素有气喘、心悸之病,入冬发生发火尤甚。平昔多痰、胸痛,并有心速病史,心率常在100次/分,早搏2~3次/分。听诊两肺可闻及显著哮鸣音。舒喘灵气雾剂,美喘清及强力安喘通之类西药常备不缺,服用数年病势照旧,至1995年12月13日始来就诊服用中药。其时咳喘甚剧。致使语言断续,几致不克不迭陈说病情。吐白色痰液甚多,色带微黄。脉左细右小,舌质淡紫,苔白厚而干。诊为饮邪咳喘,治当蠲饮止咳平喘,拟小青龙汤法。
炙麻黄4.5g桂枝9g细辛1.5g炒白芍9g甘草3g姜半夏9g五味子6g杏桃仁各9g地龙12g生姜三片

服三帖咳喘年夜减,服至八帖,气喘根本节制。但因气候暴寒喘急略加,原方麻黄用9g,生姜改为干姜4.5g,并加款冬、紫菀、当归各9g,以此为根本方进退加减,服二十余剂咳喘得解。至1996年冬未见复发。

按:小青龙汤为仲景用治表寒里饮以至咳喘之主方。今时用治哮喘者甚多,而用治咳嗽者较少,实在《伤寒论》原文小青龙汤指征有“发烧而咳”一条,而治喘仅属“或有”之证。柯韵伯亦谓小青龙汤加杏仁治咳嗽甚效。《伤寒论译释》云:“其证状则以咳嗽为主,喘与发烧,或有或无,不外运用本方还须把握以下两点:
1.本方之顺应证多兼表寒,脉多弦紧兼浮。

2.表邪与水饮均偏于寒,故一样平常无口渴,舌苔多白滑。而上述病例,一破例感寒邪兼里饮而致咳,一例为外寒哄动伏饮而喘急痰鸣,均用小青龙汤使表解里和而咳喘自宁。由此二例亦可佐证仲景方用之适合,其奏效之速,正有弗成思议者。
二十年痰喘两月解

刘某年届七秩,系制面厂退休工人。患者终身费力劳碌,已种哮喘病根。早岁衣食艰巨,不得已蹬三轮车过活,无论骄阳寒冷,奔走于风风雨雨之中,倍感风寒暑湿等六淫之气,留着不去,渐患咳嗽恶疾,时作时止。解放后屡经劳保病院治疗,渐次平复。及至中年,又见气急喘匆匆,多痰作嗽。初则发止不常,继则发多而止少,冬甚于夏。迭经中西医药治疗,仅能节制发生发火,终未根治。晚年病发愈剧,岂论春夏秋冬,未有宁时。发则喘匆匆痰鸣,倚息而不得卧,必待浓痰嗽出,始感胸臆略松,呼吸稍畅,然痰韧而粘,吐亦不易。恒常夜不成寐,坐以达旦,病苦之状,一言难謦。至1994年2月18日始来就诊。

患者病正发生发火,病症一如上述。六脉滑而有力,右手略小于左手,舌质暗红而苔薄腻。析脉论证,是风寒久伏肺俞,未经彻底遣散,日久逐渐化热,肺热不得实时清泄,煎熬津液凝为痰涎,壅闭气管,妨害呼吸引支之路,诸证遂作。治法拟清肺降逆、消痰平喘。方用:
桑白皮9g杏仁9g川贝母9g黄芩9g鱼腥草30g甘草3g莱菔子9g苏子9g白芥子9g桃仁9g地龙9g

服药七剂,气急喘鸣迅即缓解,惟痰仍较多,脉见小滑,舌与苔依然如前。后以此方增损续进六十余剂,渐得痰消喘平。至今已三年病未复发,惟觉平昔多痰,服祛痰灵及化痰之成药即能收效。有时痰咳较甚,恐其哮喘复萌,再进前药二、三帖,即坦然无事。

按:患者年纪虽高,病历虽久,但因为历久从事膂力劳动,体质仍较硬朗。其所患之哮喘病症,属于实证,不涉虚象。按中医传统履历,凡慢性病“实则易治,虚则难疗”,故刘某之病有可愈之先决前提,治之敏捷得效,实非偶尔。此证痰鸣气匆匆,胸宇塞闷。痰浊粘韧,脉象滑而有力,舌红苔腻,是痰热壅肺、阻碍气道之证,故治领先祛痰热,使肺络通行,气机蔓延,则病易愈。本例所用方药,实为定喘汤、三子养亲汤合地龙桃杏方而成。

定喘汤原出《养生众妙方》,有麻黄、苏子、甘草、款冬花、杏仁、桑白皮、黄芩、半夏、白果等九味药物构成。本方妙在麻黄与白果同用,麻黄遣散表热,又兼宣肺定喘。白果敛肺化痰,止咳平喘,两者相伍,一散一收,既能为止咳平喘之药增效,又不致耗伤肺气。杏苏冬夏,降气化痰而平喘,芩桑清肺泄热而定喘止咳,甘草协和诸药。全方具有宣肺降气、化痰定喘之功,善治风寒外束、痰热内蕴之哮喘。而本例病证无显著风寒束表见证,故于原方去麻黄之辛温。又恐白果敛肺摄纳,晦气于祛痰清热,故亦不消。关于白果之运用,有医家主张虽因痰热内恋,而于本方中白果与诸药同用,其消痰平喘之效更著,惜余未经试过。

《韩氏医通》“三子养亲汤”药仅三味,为苏子、白芥子、莱菔子也。原方不著药量,“看何证多,则以所主者为君,余次之”。三者均有祛痰定喘之力,而苏子兼擅降气。莱菔子擅长消食导滞,白芥子有温肺快膈之能。正因白芥子辛温利肺,而于痰热喘嗽不相合适,故有医家以性寒而善泻肺利水之葶苈子代芥子,葶苈子亦有优越之止咳平喘功效。对付此说,余极赞成。但在本例方中未加运用,于其他病例顶用之屡屡,后果确切靠得住。三子养亲汤以降气消痰之力而捷于止咳定喘,本例以痰吐极多,不易打消而参加此方,一经运用,效即立见。

地龙、桃仁、杏仁三药以治咳喘乃当代有用验方。方中桃杏仁以利肺降气、止咳平喘。地龙重用颇善排除支气管腻滑肌之痉挛,从而到达止咳定喘之目标。三味相合则相须为用,相辅相成而相得益彰。余每将此方参加热性喘咳方中,常收捷效。

以上述三方加减,为刘某构成之新方,消痰、降逆、定喘之力有余,清肺泄热之功不敷,故重加鱼腥草以达其均衡。全方药物与患者之证情丝丝相扣,物物对应,故能缓解二十年痼疾于两月之间也。此外附带述及一首秘方,乃治寒性喘嗽者。余于十年前曾针治一中风病人,为甘姓须眉,年近七旬,某日行针后留针之际,彼谓余曰:其年四十时曾患哮喘,咳吐寒痰,治疗两年未愈。后遇一熟人,告以用福橘皮新颖者一枚,浸入白酒瓶中,待酒成橙黄色,即可取饮。逐日随量饮服,久之自愈。彼回家即顺手撕橘皮一块,约全橘之半,浸酒一斤,饮尽即愈,后未复发云。
小议“截喘”说治喘

姜春华先生生前对中医各家学说、根基实践及临床医学,均曾深刻研讨,并有紧张进献。此中对顽固性哮喘病发生发火时之治疗,姜先生采纳古今夷易近间及日本、朝鲜的单方,将此中治喘有用药合在一路,构成一方名“截喘方”,能有用节制哮喘发生发火。

除师授而外,余于书刊中曾两处见到此方,所用药昧不尽雷同。一见于《长江医话》p.185姜先生自撰之文“支气管哮喘证治之我见”,主方九味,药物为:

“旋覆花9g、鼠曲草15g、全瓜蒌15g、防风9g、合欢皮15g、老鹳草15g、碧桃干15g、五味子9g、野荞麦根15g。”二见于《上海中医药报》1993年12月5日(总第178期)“治哮喘奇效方”。“处方构成:瘪桃干15g、佛耳草15g、老鹳草15g、旋覆花10g、全瓜萎15g、姜半夏15g、防风10g、五昧子6g。”对勘前后两方,前方较前方少合欢皮、野养麦根二味,多姜半夏一味,同时药物剂量亦略有差别。姜师于原方后有“随证加减”法:“气虚加黄芪30g、党参15g、阴虚加生熟地各15g;痰多加半夏9g、贝母9g;咳加元参9g、麦冬9g;热证加竹沥30g、石膏30g;寒证加附子9g,肉桂3g。”

野荞麦根沪郊亦有栽培及野生,俗名开金锁或金锁银开,具优越之利咽、清肺作用,夷易近间每以30~60g单味煎服或参加辨证方中,以治咽炎、支气管炎及肺炎等症,疗效可期。业师吴竺天先生于临床中常喜用此味配入方中,以治上述病症,每获佳效。合欢皮性味甘平,凡是作宁心安神之用。然合欢皮有显著祛痰和血作用,肺痈(肺脓疡)规复期常以单味合欢皮煎汤眼,名黄昏汤,以作肺痈后期修补及好之有用药物。可以推想,合欢皮之祛痰利肺作用,用于哮喘一症,亦有靠得住之解痉平喘功效。盖痰浊一去,气道通顺,哮喘自易缓解。

自后文阐发,作者对付本方深为赞成,并已取得运用履历实尴尬能难得。文中曰:“一样平常中治疗哮喘必需进行寒热真假的辨证,而运用本方,则毋庸辨证,各型哮喘均可服用。一样平常服用7~10剂均能治愈,且十分平安靠得住。”作者之这一履历为姜先生本人所未述,是作者对本方效用之现试验证及施展,对本方之推广利器具有优越作用。
余曾以先师原方随证加减治疗两男孩,均患顽固哮喘久治不效,经用上方一例治愈,一例有用节制。

第一例为六岁男童,少小患奶癣,经敷外用药膏治愈。以后偶见哮喘,但服西药即平。至三岁渐发渐重,一月数发,至四岁时已一礼拜数发矣。且服用西药已不克不迭节制,改服中药,亦不见年夜效。至一儿科名老中医处诊治,服药一年病无进退。此孩发病春夏秋三季为重,夏暑尤甚,冬寒病发反轻。咳喘哮吼,痰多不爽,脉滑数有力,舌质偏红,苔薄白而干。余诊断为“痰热壅肺”,以定喘汤化裁,益入生石膏,鱼腥草等味,即能节制发生发火。然易于伤风,凡伤风数日不愈,即见汗出而痰喘复作。余即以姜先生原方加鱼腥革、竹沥治之,可获复杯即安之效。几回复发经用此方治愈后,竟不再发。

第二例系一少年,在读初中。四、五年前发哮喘,发生发火由稀而频,常因发病不得已中止进修。此儿家道极为清寒,严父驼背,慈母退休,不仅供其养育之费,还须治病之资,其母省吃俭用,百计为之调节,仍旧后果沓然。后来余处就诊,余见其身体瘦损矮小,叫名十四岁,却如八、九岁人,骨瘦如柴,皮薄肉脆。与之对坐时,哮鸣之声两耳可闻,痰声漉漉,咳吐一再。但脉却滑年夜有力,舌质偏红,舌中及舌尖剥苔,舌上红点如刺。此例不仅肺有痰浊,且上焦急肺有热,肺中津液耗伤,加之先天不敷,肾阴吃亏,为本虚标实之证。余亦以上方加减,随证益入生熟地、川石斛、北沙参、鱼腥草、鲜竹沥、川贝母之属,即可有用节制发生发火。但仍时有重复,恃药可使缓解,能勉强仆从进修。余思其不克不迭根治之故,首要因为体质过差,先无邪元太弱,后天养分不继,调养失宜,以至病久难痊。余共事黄金妹医师及其女儿李耿蔚医师不由悲悯救苦之心,为其觅得康健母体之新颖脐带数枚,教以逐日一根煮熟后于睡前服食。以后则继以胎盘粉逐日内服。精心调节两年余,哮喘已少少发生发火,偶有所发亦极稍微。且已长高10cm,面色红润,肌肤渐丰。乍见之下,岸然一俊秀少年也。

哮喘缓解时服用脐带及胎盘粉,以加强体质、预防复发,古书已有记录,姜先生于文中亦极推重,此二物既能补益气血、加强体质,又能平喘,一石二鸟。

脐带,中医古籍称为“坎炁”,放瓦上以炭火焙至干黄松脆,研末吞服。余往昔有一引导,其爱子少小得喘,遍访名医,百治无功。后得亲戚为觅一方,即上方也。其时中药店尚有枯燥坎炁可供购置,即逐渐购服,竟得病愈,现已三十开外矣,形体壮实,康健无病。

至于胎盘,为血肉有情之品,具补益气血之特殊功用。哮喘患者规复期作培本之计时,如不服胎盘粉而服用河车年夜造丸,亦极有用。余曾治一年夜专生,哮喘屡发,余诊时正在缓解期中,患者形瘦,脉细,舌淡,嘱购河车年夜造丸,按惯例剂量服用,逐日2~3次,经服数月后,哮喘竟得有用节制。

尚有一种肺肾阴虚之气喘症,病症以上气喘匆匆、呼吸气短、呼吸急切难以相续为主。兼见短气乏力、口干舌燥、腰酸足软,或见头晕耳鸣,喘甚则汗出等证。余每以六味地黄丸合生脉饮,应手取效。此中一例,病起于七十年月在屯子落劳动时,二十余年间险些发无虚夕,投以上法一服奏效。以后凡服药之日病必不发,持续服用半年后竟得根治。

本文來自酒瓶厂整理分享:http://www.ouruiboli.com